不真實的更加真實

 

文|金英基

OCI美術館 策展人

 

「你不清楚現在的情況嗎?」「情況」無疑是一個經常被使用的詞,然而想要精確地掌握其中的意涵卻不是件容易的事。其詞意涵蓋的範圍之廣泛,甚至可以說是由許多外在的資訊所組合而成,「外在」是「需要被改變」的事物之簡稱,改變則意味著訊息的再製,通常難以保持原意。比起在傳遞過程中試圖避免扭曲原意與加油添醋,在歷經無數個媒介進行再製的當下,其所處之位與觀點便已造成新的污染與變質,更糟的是,過程中若再有不同的意圖介入,更無法避免混淆的情形出現。

 

舉例來說,地震所震盪的不只是建築物。在同一時間湧入一連串來源不明的的謠言將導致混亂,而各種媒體的誤導則會引來更大的混亂。地質的震盪蔓延成為感知與訊息間的擾動,最終震盪了整個社會。「真實的地震情況」其實與我們腦海中既定的印象不大相同,真實逐漸演變成為不真實。我們時常聽到經歷過災難的人說出:「這一切好不真實。」科幻世界的情節已不再是遙不可及,切割著各個角落的那些謠言與誤導的新聞再見證了真實與超現實間那條界線的消逝。不真實的畫面實際上卻是更加寫實。

 

因此周代焌所呈現出來的災難場景中,融合了不屬於災難的炫目色彩,以及混著真實地景的超凡形式。從他在台灣所觀察到大大小小的災難中,他發覺情況會依循著這個接口而有所不同,也就是說,要視「如何傳達、接受與結合,以及傳達、接受與結合什麼」而定,而非災難本身質與量的細節。他在畫布上所揭示的正是相互接合的狀態。

 

當謠言四散,蔥翠的綠葉蠶食著整個畫面,在那看似完美遮掩的昏暗厚帳幕後,有什麼事件正蠢蠢欲動。越是因嗅到危機的逼近而試圖抓緊與掩蓋它,它反而越容易竄出。當衝破臨界點,巨大的樹幹像是不受控的真相,狠狠岔出。那些凹痕,看起來像是植物被拉扯後在表面上留下的傷痕,被融合了各種界限與思緒的繽紛黏土和線材縫補起來。

 

他並不是以再現或幻象為目的。如同搭帳、搭篷,或者拉起布條似的,在無框畫布上所完成的作品帶出一種為舞台揭開序幕的節奏。作品在觀者面前被「搬上銀幕或者被表演出來」,彷彿是在安全的戲院中欣賞一齣劇。白色的方塊則是觀者所面對的實際情況,而作品成了另一個將內容對調的「接口」。

 

在首爾的秋季裡,反覆思索著展覽的命題,假想著:「若是在首爾的這段時間裡發生了無法預期的事情呢?」在他離開首爾的前幾天,浦項的確發生了地震,且傳遍整個朝鮮半島,包括首爾在內。在作品的畫面中,我們可以看見他所觀察到工作室周遭的風景碎影,而他所看見的,或許還比一個多年來天天經過鐘路區的上班族來得更加精準。

 

在2016年舉辦完個展之後,周代焌便赴韓國與日本駐村。在這一年當中,他必然造訪了更多地方、遇見更多人、經歷更多事情,且感受更多。繪畫與說出的話語和寫出的文字不同,不受國家與國家之間的限制,但也並非一定無阻。即使他在生活周遭中發現許多素材,他總能有邏輯且有架構地將其運用。本次展出的作品內容更全面也更抽象。對於一位處理視覺語言,且致力於探索更廣的議題、以更自然的方式傳達訊息給更多人的藝術家而言,這無疑是一個嘔心瀝血的過程。其傳遞的訊息比起以往帶有更多希望,如俗話所說,「苦盡甘來」、「時間是撫平傷痛的良藥」,受傷後能療癒,災難後便是重建,這還是一個值得盡情去活的世界。

BACK